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首页 >> 淡雅晓荷 >> 短篇 >> 影视戏曲 >> 【晓荷】酒桌趣话(相声)

编辑推荐 【晓荷】酒桌趣话(相声)


作者:烟云墨雨飞 进士,9845.50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650发表时间:2019-06-21 14:05:51


   甲:请问,你哪儿的人?
   乙:我呀,北方人。
   甲:北方的冬天,外面贼拉拉冷,屋里却是有暖气很暖和。也因为天气冷,你们很少出去,是不是?
   乙:对啊,我们北方人管这个叫“猫冬”。
   甲:我有个疑问,那这个漫长的冬季怎么打发呢?
   乙:以前啊,就是聚在一起聊天喝酒讲故事唱歌唱二人转,现在呢,可是丰富多了??吹缡?、K歌、打扑克打牌打麻将下棋等等。
   甲:嗯嗯,是这样的——我是南方人,也在北方居住。我的房东是个地道的北方人,喜欢喝酒,一到冬天就来找我喝酒,也不寂寞。
   乙:那好呀,在北方,能跟你喝上酒的一定是关系不错。
   甲:是不错——你听,(做倾听状)脚步声,然后还是敲门声,他果然来了。
   乙:还不快开门,让人家进来。
   甲:我赶紧打开门,果不其然,真是他。
   乙:他一定是,左手拿着一瓶二锅头,右手拎着一包花生米,半斤猪头肉……
   甲:对对,你咋知道?
   乙:东北人就喜欢这下酒菜。
   甲:我赶紧把房东让进屋,拿筷子杯子,随后坐下来问他,大哥,听说你处了一个对象叫断琴,咋没去陪她?
   乙:是不是那个叫断琴的女孩有事走了?
   甲:房东大哥叹了一口气说,唉,断琴要断了……她说要等……
   乙:???等?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?
   甲:我赶紧问他,大哥,为啥等?等是什么意思?你们相处的不是很好嘛。
   乙:就是啊,因为什么?
   甲:房东大哥回答,啥为什么?人家嫌我是个麻将迷,就说啥时候戒了啥时候再说。
   乙:这样啊,等就等呗。要不然就断了吧,咱重新找呗——没听别人说么,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。离开错的遇见对的。
   甲:(一愣)嘿,这是我要说的话,你咋说了?
   乙:我猜你准会这么说——人家都是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门亲。你咋这么喜欢让人家断呢?心态不正。
   甲:猜得真准——我心态很好嘛,就是有点不自在,凭啥他有对象我没有嘛。
   乙:(对观众)这都什么人???
   甲:好好听着,能不能别打岔了——我问他,大哥,你都有对象了,不会又去玩了吧?输了多少?
   乙:等等——原来你这房东好赌???
   甲:也就是一把能赢个千八百的,一把能输个万八千的。
   乙:得,原来是赌徒一个,人家姑娘当然不喜欢了,难怪要让等了。
   甲:别拱火啊,这种时候要劝。不是你说的嘛,要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门亲。
   乙:好么,又在这儿等着我呢——也对,可不能拱火。
   甲:我就劝他,大哥,不是有首歌叫,站着等你三千年嘛。
   乙:对,是有这么一首歌——不过呢,站久了我估计得累啊。
   甲:你可以躺九千年,剩那一千年你站着。
   乙:嘿,别说我啊,说你那房东大哥。
   甲:大哥喝了一口酒,吧嗒一下嘴说,躺着比站着累,那我还是站着。不过呢,如果她陪着我还差不多,不管站着躺着,哪怕撅着我都愿意等。
   乙:(偷笑)撅着干嘛?在地上爬?
   甲:你笑啥?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,瞧把人家急的,撅着都乐意等。
   乙:我是替你们着急呀。
   甲:我不急。我都骨灰级了,没那个需求了。虽说是共性,也有特例,我属于后者。
   乙:三十如狼四十如虎。
   甲:姐是限量版,全球仅一款。
   乙:超级自恋、自负、自大,那我就是绝版。
   甲:要么征服我,要么别来打扰我,要么留我清白,要么许我未来。
   乙:你放心吧,我绝对没有非份之想,保持距离,我怕挨挠。这是斗战胜佛,不是女人,一点都不可爱。
   甲:主动对号入座,没人说你——水是有源的,树是有根的,姐的感情是火热水深的。
   乙:得,又岔道了,咱刚才不是劝你房东嘛——这磕唠哪儿去了?
   甲:对对,劝房东啊,咋拐弯了?都是你,瞎引道。
   乙:得,赖上我了——接着说。
   甲:大哥说,我从好几天就发现不对劲,看她QQ换了头像,估计有事发生……
   乙:这和换头像有什么关系???
   甲:头像换的勤,心里肯定有别人。
   乙:嗨!没听说过。
   甲:我就琢磨她不是断琴啊,是断了弦,而且还断了一根筋。
   乙:好么,拿人家网名断章取义。
   甲:我说,大哥啊,听你这话的意思,你是不愿意等人家啊,换句话说也不戒赌,在找人家借口呢。
   乙:估计是这个意思。
   甲:一个别人的前任,我还不稀罕呢。
   乙:哪个现任不是别人的前任?咋还忌讳这个?
   甲:哼,姑娘到处都是——勾搭在于晨,撩妹在黄昏。要想皮肤好,勾搭要趁早,姑娘排着队,就等领走了。
   乙: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,还一套一套的。
   甲:假如一个男人,属于烟不抽、酒不喝、麻将不打、游戏不摸,见到小姑娘还敢唠嗑么?
   乙:你这是歪理邪说。
   甲:那你说,我该咋办?
   乙:戒赌呗。
   甲:这个不太好戒啊,难度系数九点九九九。
   乙:慢慢来,只要有决心,一定能戒掉。
   甲:一瓶二锅头见底了,大哥总算开了窍,愿意试一试。
   乙:看不出来啊,你还挺适合做思想工作的。
   甲:还行吧,一般般。
   乙:说你胖你就喘——那快点给我介绍一个对象呗。
   甲:行,没问题。
   乙:(抱拳作揖)那就先谢谢了!
   甲:不过呢,有个条件,你要请我喝酒——放心,我不挑,更不宰你,四个碟子八个碗就行。
   乙:???两个人,十二个菜?你吃的完吗?
   甲:那就一盆酱大骨咋样?外加一碟花生米,一碟麻婆豆腐,三瓶老白干,这总行了吧?
   乙:这还差不多——老板,上菜!
   甲:兄弟,来来,走一个——说吧,想找什么样的姑娘?
   乙:当然是又漂亮又能干又温柔可爱,最重要的一点是听话。
   甲:听话啊,这好说,你给她安装??仄?,这边你一摁,锛儿一下,她就回来了。
   乙:哪有那样??仄靼??
   甲:别看你小子长得不美,想的美啊?;谷萌思姨?,我看让你听话还差不多。
   乙:行,我听话也行——关键是你给我找啊。
   甲:(上下打量着乙)你呀,是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,车见车爆胎的人——放心,我介绍个姑娘给你,你俩慢慢认识,不着急,人生长路漫漫,还能活个四五十年不是问题。
   乙:我三十多岁了,四五十年以后,我才七八十岁,还能拄着拐棍给媳妇买菜去。
   甲:说好了,明晚上你俩相约,俺是灯泡——明月不怎么明,晚上就需要我这盏明灯。
   乙:头一回听说,还有这样操作?
   甲:放心,你俩亲亲我我,我什么也装作没看到。
   乙:???你这样我倒感觉像灯泡了。
   甲:咋啦?不高兴?
   乙:高兴啊,明晚终于可以送一束花出去了,从出生到现在,三十多年了,一直都是给别人端茶端咖啡送,从来就没送出去一朵花。
   甲:记住了,专一。要知道勾三搭四、风花雪月、一帘幽梦红杏出墙,是流氓套餐捆绑。
   乙:放心吧,我非常专一。
   甲:左拥右抱时刻,别忘了有邪风吹过,容易嘴歪眼瞎?;褂小?br />   乙:(赶紧拦住甲)姐姐,亲姐姐,您可别说了,我年纪轻轻的,都让您给说中风了。
   甲:那就不说了,唱歌吧。对了,你会唱么?
   乙:会唱——我唱歌好听,人家都说我嗓音浑厚,像大提琴私语。
   甲:那就唱一首听听。
   乙:(清唱)一生一世为你等待,天边走来走来一片片云彩,(忽然走调)一生一世为你等待……
   甲:得得,打住打住——就你这嗓子,还什么大提琴私语,声音比老猪腰子还粗呢。
   乙:有那么难听么?
   甲:你让大伙说说,是不是?还像两个破锣在打架。
   乙:得,让她越说越糟糕。
   甲:为你等待,好像是个大情圣,是不是见谁都这么说?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为所有人等待?
   乙:人家这不是歌词嘛——你就埋汰我吧。
   甲:等待你就等待嘛,这调子让你跑的,还串着门等待。
   乙:甭管串门不串门,真等一个我也不觉得屈疼,可咋一个没等来呢?
   甲:说白了,你就是在唱高调,其实就是见缝插针寻找艳遇——是她们认清了你的本质,所以不上当。
   乙:人家本质一点不花好吧,专一得很。
   甲:人啊就是这么奇怪,用攻击来试探底线,用伤害来索要关爱……你说你专一,反正我是不信的。
   乙:我不攻击也不锁爱,我就等天上掉个大美女出来。
   甲:还锁爱,你把爱都封锁住了,哪还有美女掉下来——封心锁爱,美女不来。
   乙:说错了,是索爱。
   甲:差之毫厘谬以千里。
   乙:我改了,是索爱。这回美女该劈哩叭啦的往下掉了吧?
   甲:下饺子???还噼里啪啦的。
   乙:多多益善嘛。
   甲:就你这样的能勾到美女,除非美女脑袋有问题,没问题的能被你勾到,我倒着走。
   乙:天上掉不下来你的陪。
   甲:我赔你个大耳雷子,三条直线四道斜痕,七荤八素春光灿烂。
   乙:???咋还动手了?咱文明喝酒文明聊天。
   甲:行,抒情的咱也会——春天,谁的后背,晒着太阳,刚刚洗过的长发轻轻的随风飘,散发阵阵清香,太阳斜斜的在拉长,耳边传来阵阵鸟鸣啾啾……
   乙:(陶醉的样子)这个好,多美,多惬意。
   甲:你可以随之想象,画就在眼前,下次记得再带本书……
   乙:那就更有诗情画意了——带一本什么书呢?
   甲:卦书。
   乙:???卦书?
   甲:此时此刻没人在乎你的落魄,没人在乎你的低沉,更没人在乎你的孤单,但每个人都会仰视你的辉煌。啊,瞬间高大伟岸了。
   乙:什么高大伟岸???那叫婀娜多姿。
   甲:(突然掏出手机看)兄弟,到点了,快发个红包,抢完我去买泡泡糖吹。吹个大喇叭,给你娶媳妇。
   乙:看,有大包。
   甲:在哪儿?
   乙:你头上。
   甲:去去去,我都没工夫翻白眼给你,我、我要出去一下(晃晃悠悠,醉酒的模样)咦?这门咋没有拉手???
   乙:人家那是落地窗。
  

共 3482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简练幽默的语言,通过两个人对话的形式展现在观众面前,故事丰富有趣语言诙谐,对话情节生动形象,北方人和南方人的典型特征,也凸显了当今社会一些现象,令人深思的佳作,倾情赏阅!【编辑:叶华君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叶华君        2019-06-21 14:08:36
  感谢赐稿,期待您更多佳作,祝您创作愉快!
叶华君,简阳市作协会员,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。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,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,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!QQ1052430610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桑瑜        2019-06-23 18:17:01
  小人物,大视角!欣赏!
生活中的背包客,世俗里的苦行僧。
共 2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 888真人游戏官网 库车县| 海晏县| 阿尔山市| 天津市| 昭觉县| 庆城县| 水城县| 尼玛县| 醴陵市| 筠连县| 桂阳县| 濉溪县| 长海县| 达日县| 无为县| 平江县| 乌鲁木齐市| 建德市| 东方市| 资源县| 安岳县| 福清市| 寿阳县| 满城县| 巴彦淖尔市| 南木林县| 海淀区| 潮州市| 宽城| 池州市| 长春市| 新密市| 肃北| 天水市| 当涂县| 兴国县| 万年县| 马公市| 方城县| 舞钢市| 竹溪县| 象州县| 嘉鱼县| 许昌县| 贺兰县| 藁城市| 洪雅县| 吉水县| 根河市| 郎溪县| 江孜县| 新田县| 延安市| 霍城县| 永丰县| 黑河市| 遂昌县| 澳门| 天气| 时尚| 广德县| 济源市| 闽侯县| 泰顺县| 新安县| 常德市| 福安市| 抚远县| 紫云| 湖南省| 司法| 中西区| 巴青县| 安多县| 嘉兴市| 敦化市| 德州市| 枞阳县| 峡江县| 永泰县| 平和县| 娱乐| 胶南市| 英超| 泗水县| 绥德县| 亳州市| 苍南县| 乐山市| 淅川县| 施秉县| 哈巴河县| 从江县| 来宾市| 淳安县| 南岸区| 武夷山市| 呼图壁县| 都匀市| 佛坪县| 湘西| 开平市| 筠连县| 仙桃市| 肇庆市| 涞水县| 宜宾市| 南昌县| 宿松县| 石狮市| 中宁县| 邢台市| 萍乡市| 台中县| 和顺县| 包头市| 乌兰县| 固镇县| 抚顺县| 盐边县| 会宁县| 商河县| 江城| 凉城县| 长沙县| 云南省| 祥云县| 罗源县| 富源县| 鸡西市| 永泰县| 阳山县| 奉贤区| 兴仁县| 房产| 寿阳县| 淳化县|
库车县| 海晏县| 阿尔山市| 天津市| 昭觉县| 庆城县| 水城县| 尼玛县| 醴陵市| 筠连县| 桂阳县| 濉溪县| 长海县| 达日县| 无为县| 平江县| 乌鲁木齐市| 建德市| 东方市| 资源县| 安岳县| 福清市| 寿阳县| 满城县| 巴彦淖尔市| 南木林县| 海淀区| 潮州市| 宽城| 池州市| 长春市| 新密市| 肃北| 天水市| 当涂县| 兴国县| 万年县| 马公市| 方城县| 舞钢市| 竹溪县| 象州县| 嘉鱼县| 许昌县| 贺兰县| 藁城市| 洪雅县| 吉水县| 根河市| 郎溪县| 江孜县| 新田县| 延安市| 霍城县| 永丰县| 黑河市| 遂昌县| 澳门| 天气| 时尚| 广德县| 济源市| 闽侯县| 泰顺县| 新安县| 常德市| 福安市| 抚远县| 紫云| 湖南省| 司法| 中西区| 巴青县| 安多县| 嘉兴市| 敦化市| 德州市| 枞阳县| 峡江县| 永泰县| 平和县| 娱乐| 胶南市| 英超| 泗水县| 绥德县| 亳州市| 苍南县| 乐山市| 淅川县| 施秉县| 哈巴河县| 从江县| 来宾市| 淳安县| 南岸区| 武夷山市| 呼图壁县| 都匀市| 佛坪县| 湘西| 开平市| 筠连县| 仙桃市| 肇庆市| 涞水县| 宜宾市| 南昌县| 宿松县| 石狮市| 中宁县| 邢台市| 萍乡市| 台中县| 和顺县| 包头市| 乌兰县| 固镇县| 抚顺县| 盐边县| 会宁县| 商河县| 江城| 凉城县| 长沙县| 云南省| 祥云县| 罗源县| 富源县| 鸡西市| 永泰县| 阳山县| 奉贤区| 兴仁县| 房产| 寿阳县| 淳化县|